當前位置:書(shū)畫(huà)院 > 

李永:筆端雋逸 紙上風(fēng)流

發(fā)布時(shí)間:2023-11-28 15:13:01|作者:李吾銘

微信截圖_20231128151128.png

扇面《虛中詩(shī)一首》




跟李永相識是在2008年,他從西南大學(xué)畢業(yè)入職湛江師范學(xué)院(現已更名為嶺南師范學(xué)院),和我成為同事。后來(lái)熟悉了,才知道我們同庚,且都是中師畢業(yè)。李永參加工作后,又因喜歡書(shū)法而孜孜求學(xué),天南海北地遷轉。他從江南到西南,再到嶺南,如今他又在暨南大學(xué)曹寶麟先生門(mén)下讀博士,我們又成為同門(mén),也許都是拜書(shū)法的緣分吧。


李永相貌文質(zhì)彬彬,笑起來(lái)很有親和力,很有些江南的文人氣質(zhì),但并不文弱。他為人坦誠,且善飲酒,又頗為豪爽,或許是受了大西南山城的熏陶。劉熙載在《書(shū)概》中提出“書(shū)如其人”,這一觀(guān)點(diǎn)在李永身上也可得到印證。其性格的多重特點(diǎn),書(shū)與他法風(fēng)格的復合特征之間恐怕不是偶然的對應。


微信截圖_20231128151228.png

《趙儀碑跋》


李永曾在南京藝術(shù)學(xué)院求學(xué),其主打書(shū)風(fēng)正是江南蕭散飄逸一路,主要表現在行書(shū)上。他的行書(shū)以“二王”為根基,下及蘇、米諸家,此外對放翁、香光亦有涉獵,由魏晉而至宋、明,路子是極為正統的。按說(shuō)這是一條大眾化的習書(shū)之路,很難寫(xiě)出自己的特色,但李永很懂得取舍,他在學(xué)習過(guò)程中,選擇并發(fā)揮了更適合他自己性格中文質(zhì)彬彬的一面,形成了以清雅秀麗為基調的風(fēng)格。


翻閱李永的作品,可以得到遒媚峻拔的總體印象。他的用筆流暢灑脫,如行云流水,既精到細膩又不失矯健剛勁;節奏把握快慢自如,收放有度,足可窺其內心淡定從容。其行書(shū)結體又偏于修長(cháng),更顯得氣息醇正,真有世家公子傲然不群、憑欄臨風(fēng)的意象。如果說(shuō)還有需要更進(jìn)一步的話(huà),那么我認為要是在此基礎上筆畫(huà)的輪廓變化能更加豐富一些,各種對比能更加突出些,就更臻完美了。


如同他的性格,既有文質(zhì)彬彬瀟灑的一面也有豪爽直率的一面一樣,除了清雅秀麗這一路的書(shū)風(fēng)外,其作品還有渾穆率意的一面。我記得李永宿舍里曾張掛一張徐無(wú)聞先生的隸書(shū)立軸,作品筆畫(huà)剛勁,力透紙背,有漢金文的影子,氣息平和靜穆,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他說(shuō)他十分佩服徐先生,徐先生學(xué)識淵博,其書(shū)法植根于其深厚的學(xué)識修養,所以格調能高出時(shí)人。李永在篆隸方面的學(xué)習,我以為至少在觀(guān)念上是受到了徐先生學(xué)習書(shū)法要重視學(xué)養的影響的。李永喜讀書(shū),善思考,對書(shū)畫(huà)史考證、書(shū)畫(huà)鑒藏研究很有心得,文章亦時(shí)常見(jiàn)諸報端。暨南大學(xué)后,他在書(shū)畫(huà)鑒藏考證方面又深受晏廬師影響,則更使其書(shū)法創(chuàng )作有了深厚的依傍。


李永曾說(shuō),搞書(shū)法的手頭活計一定要做得好(大意如此)。他認為書(shū)法創(chuàng )作提升要勤于臨池,心性再高、學(xué)問(wèn)再深、讀書(shū)再多,若疏于臨池也是無(wú)用。書(shū)法是一門(mén)藝術(shù),同時(shí)它又有獨特的技法支撐,這就需要書(shū)家多向古人學(xué)習,多向古人傳世經(jīng)典書(shū)法作品中去找感覺(jué),努力錘煉技法,有了精妙的技法支撐才能把形而上的、無(wú)形的內在東西表達出來(lái)。簡(jiǎn)言之,技精才能進(jìn)乎道、技道雙修。


他不是任情恣性,恃才使氣的狂人,而是十分注重技法錘煉的踏踏實(shí)實(shí)的人——這一點(diǎn)大概是受南藝學(xué)風(fēng)的影響。同時(shí),他又能放得開(kāi),不拘小節,沖破約束。他的手粗大,但并不影響他寫(xiě)一手細膩精美、雋秀含蓄的小楷,也不影響他拓一手精美絕倫的印章邊款。當然,用起刀來(lái),大手有力,大處小處都能兼顧,粗中有細;用起筆來(lái),提按絞轉,方圓頓挫都能恰到好處,舉重若輕。性格使然,李永說(shuō)到做到,身體力行,不故作妄語(yǔ),這一點(diǎn)又頗得學(xué)生的欽佩。


書(shū)法創(chuàng )作應隨心所欲,當然,隨心所欲必須依賴(lài)于熟練和高超的技巧。在這兩方面,我認為李永都做得很好,希望他繼續隨心任性,走得更高更遠。


責任編輯:王燦燦 校對:海洋

中國周刊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公眾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