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書(shū)畫(huà)院 > 

黃土情 黃土魂 ——讀甘谷張澤中的山水畫(huà)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3-12 13:44:45|作者:王琪

1a8313c93e0f900ed615a7859592c10.jpg

張澤中作品《幾家煙火融秋煙》


愛(ài)上張澤中的畫(huà),是從欣賞張澤中的人開(kāi)始的。這也許是作為一個(gè)外行人,進(jìn)入書(shū)畫(huà)藝術(shù)之門(mén)一條最簡(jiǎn)單的捷徑。因為人如其畫(huà)、畫(huà)如其人是自古以來(lái)就有的一種審美觀(guān)。


張澤中是從西北黃土高原走出來(lái)的一位畫(huà)家。朱山的風(fēng)、渭河的水滋養了他滿(mǎn)腔的風(fēng)骨。他性格豪放,愛(ài)憎分明,既有石的沉著(zhù)與堅韌,又有酒的瀟灑與飄逸。既能像石一樣忍得住寂寞、經(jīng)得起繁華,又能像酒一樣靜止時(shí)深邃澄澈、入口后激情澎湃。他為人又樸實(shí)厚道,一諾千金,頗有俠士之風(fēng)、好漢之趣。于是,他的“樂(lè )雨軒”里,勝友如云,高朋滿(mǎn)座,有文人談藝論道焉,有妙曲余音繞梁焉。而藝術(shù)又是他魂牽夢(mèng)縈的愛(ài)好和追求,他從年輕時(shí)就有志于書(shū)畫(huà),用功頗勤。他在繁重的工作之余,始終沒(méi)有放下手中的畫(huà)筆,他用畫(huà)畫(huà)調節心緒,他用筆墨消解疲勞,他視藝術(shù)為生命。


a51fb2ebf95d0c708f178f74a470a45.jpg

張澤中作品《靜芳》


1c597c43ba7e9f72c4e79dbf3ffe239.jpg

張澤中作品《日暮北風(fēng)吹雨過(guò)》


由此,循著(zhù)他的性情,進(jìn)入他的作品,我看見(jiàn)了他筆下的山水,恰如他的為人,樸實(shí)厚重,熱情明快,精神充盈其中,氣韻洋溢于外。寫(xiě)山則厚重磅礴,畫(huà)水則涓細婉約,畫(huà)面用心而不刻意,筆墨有法而不拘泥,用筆生動(dòng)而不藻飾,坦蕩大方,樸實(shí)隨性,傳神地畫(huà)出了古老隴原土厚石堅、沉郁蒼涼的特征和意境,其間又充滿(mǎn)生機,飽含人文,仿佛山水都有情有義地醒著(zhù),草木也含情脈脈地站著(zhù),那些衣冠楚楚的庭院,掩面而泣的古堡,比肩而立的古樹(shù),以及生生不息的人畜,都呈現著(zhù)一種強烈的生命質(zhì)感和鮮活的生活氣息。觀(guān)之,美感油然而生,感動(dòng)不期而至。


張澤中是一個(gè)頗有情懷的人,情系故里,心懷悲憫,正直剛強,表里澄澈。家鄉的山水,家鄉的風(fēng)物,家鄉的人事時(shí)時(shí)刻刻無(wú)不感動(dòng)著(zhù)他的生命,觸動(dòng)著(zhù)他的心懷。這種剛性的底色和靈魂的坦蕩,反映在他的“黃土情”山水畫(huà)作品中,就會(huì )呈現出一種崇高的精神性?xún)群?,就?huì )表達出那種高原特有的黃土魂意境,而折射出的則是他本人的人格力量和品格魅力。這大概就是自古以來(lái)藝術(shù)家們經(jīng)常張揚的真善美原則,也是張澤中孜孜追求的藝術(shù)目標。


張澤中山水畫(huà)的真,集中表現在他對客觀(guān)生活的忠實(shí)與誠懇上。他始終走的是寫(xiě)實(shí)的路子,為此,他非常重視寫(xiě)生,經(jīng)常一個(gè)人背著(zhù)畫(huà)夾,行走在朱山渭水間,駐足于鄉村田陌上。他把堅持寫(xiě)生當作使自己作品保持新鮮活力的重要手段,他筆下的每一幅山水作品都忠實(shí)地刻畫(huà)出了黃土高原的地貌特色,忠實(shí)地表達出了他對家山故水的真實(shí)情感。然而,他對寫(xiě)實(shí)的理解卻不是生硬的、教條的,他拒絕單純表現或賣(mài)弄自己描摹的本領(lǐng)與觀(guān)察的能力,“藝術(shù)的本質(zhì)是刻畫(huà)精神,而不是描摹,描摹只是技術(shù),技術(shù)只是手的感覺(jué),而不是心靈的感覺(jué)。即便你對實(shí)物的描摹達到酷似畢肖的程度,也還算不上藝術(shù)品”。他需要表達的是黃土高原的品質(zhì)感,需要傳遞的是故里家園的黃土魂,也由此步入藝術(shù)的真境界。


有人說(shuō),山水畫(huà)在中國畫(huà)中始終占據主流地位的根本原因,就是因為傳統山水畫(huà)所建立的道德形象。張澤中對此有比較深入的理解,并能在作品中得到充分地體現,最終達到自身道德修養與藝術(shù)修養的和諧共振。這與他的為人與性格息息相關(guān),更與他繼承山水畫(huà)優(yōu)秀傳統的觀(guān)念一脈相承。他是一個(gè)有追求、有理想、有個(gè)性的人,崇尚傳統,追求完美。因而,他筆下的山水,無(wú)論小品還是大幅,都能讓人感到一種筆墨的剛方和正氣的峻烈,都能讓人在審美中產(chǎn)生一種積極向上的力量。


張澤中山水畫(huà)的美,突出表現在立意美上,主要體現在逼真的形象刻畫(huà)與色彩、線(xiàn)條的變幻中。意乃畫(huà)之魂,立意的高下,決定著(zhù)作品的雅俗。他的每一幅作品都注入了深厚的人文內涵,表達著(zhù)或喜或悲的情感體驗,高雅而不落俗,鮮活而不陳舊。筆墨有情,線(xiàn)條有趣,畫(huà)面有味,這與他深厚的藝術(shù)素養是分不開(kāi)的。他不但是一位畫(huà)家,他同時(shí)還是一位書(shū)法家,他的書(shū)法藝術(shù)在碑帖互化中自成一格。深厚的書(shū)法功底,使他的繪畫(huà)更具有筆墨意趣,而中國畫(huà)本身就是筆墨的藝術(shù)。他用手中的畫(huà)筆,以黃土的情懷,表達黃土的魂魄。


人生能與藝術(shù)相伴的人是快樂(lè )的,而能把這種藝術(shù)傳達出去,讓更多的人受到感染的人就是幸福的了。張澤中,就是那個(gè)快樂(lè )而幸福的人。


責任編輯:王燦燦 校對:楊文博

中國周刊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公眾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