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視點(diǎn) > 

中國的科研實(shí)力,這次真的上天了

發(fā)布時(shí)間:2021-02-26 14:13:48|來(lái)源:國際在線(xiàn)

  兩天前的2月22日,嫦娥五號的科研團隊代表在人民大會(huì )堂接受了國家領(lǐng)導的接見(jiàn)。

  此次任務(wù)從月球上帶回的一大罐“土特產(chǎn)”,也首次公開(kāi)亮相。

  這趟歷時(shí)23天、往返80萬(wàn)公里的“奔月之旅”,耗費的卻是中國科研工作者幾十年的奉獻與拼搏。

  一路荊棘,常人不知。

  從建國初我們一無(wú)所有的科研窘境,到如今成為世界第三個(gè)從月球采樣并返回的航天大國,中國科研創(chuàng )新這條強國之路的背后,是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感動(dòng)與自豪。

  荒灘戈壁,中國挺起了民族的脊梁

  剛建國的時(shí)候,我們的科研水平,足可以用“一窮二白”來(lái)形容。

  夾在美蘇兩個(gè)軍備大國的科技競賽里,中國必須要自立自強。

  但是沒(méi)有科學(xué)技術(shù),一切發(fā)展就都無(wú)從談起。像美蘇那樣暢談登月理想,更是遙不可及的奢望。

  幸而還有像錢(qián)學(xué)森、鄧稼先、趙忠堯、羅時(shí)鈞……這樣一批心系祖國的海外科研工作者,他們歷盡艱難險阻,突破重重封鎖,將西方先進(jìn)的物理技術(shù)帶回了荒涼的戈壁灘上。

  青海海北藏族自治州,原子城遺址。老一輩科技工作者在這里成功研制出中國第一顆原子彈和第一顆氫彈

  在他們以身許國的胸懷抱負下,我們僅僅用了二十年時(shí)間,就實(shí)現了“兩彈一星”的科研突破,并在70年代初,成為了世界上第五個(gè)能夠獨立發(fā)射人造衛星的國家。

  接下來(lái),依靠著(zhù)一屆又一屆中國航天人艱苦卓絕、孜孜不倦的創(chuàng )新精神,中國的科研實(shí)力更是突飛猛漲。

  75年發(fā)射返回式衛星、81年開(kāi)創(chuàng )舉世無(wú)雙的“一箭三星”發(fā)射技術(shù),92年將載人航天工程列入國家計劃……

  “我們的下一個(gè)目標,是飛向月球?!?0年代初的航天專(zhuān)家,也禁不住這樣暢想。

  飛向月球,讓中國登上世界舞臺

  然而,從飛入太空到登上月球,這一步卻比想象的漫長(cháng)太多。

  作為中國探月工程的副總設計師,今年82歲的龍樂(lè )豪院士就說(shuō)過(guò):“航天事業(yè),10000減1不是等于9999,而是等于0?!?/p>

  不留余地、穩扎穩打,在中國科研人眼中,只有一步一個(gè)腳印,才不至于讓上千人的努力前功盡棄。

  因此,中國的探月計劃才設計成了“繞、落、回”的三步走戰略。而嫦娥五號所肩負的,正是這三步中,“回”這一終極使命。

  中國探月工程標志,也是一彎新月旁,兩個(gè)扎扎實(shí)實(shí)的腳印

  2020年11月24日,嫦娥五號在中國文昌航天發(fā)射場(chǎng)發(fā)射升空。23天后,它帶著(zhù)1731克來(lái)自月球的珍貴土壤,降落在了內蒙古的阿里木郎草原。

  可別小瞧這也就兩大罐奶粉重的“月壤”。想要把它們從月球上“挖”回來(lái),絕不是“一鏟子下去”這么輕輕松松。

  失重、真空、電磁輻射……為了克服這樣惡劣的環(huán)境,中國航天人自主研發(fā)了“淺層打鉆”和“表面橫掃”兩種互補的采樣方式,幫助全世界實(shí)現了最大規模的一次月壤“無(wú)人自主采集”。

  而我們從嫦娥五號那里收獲的驕傲與感動(dòng),還遠遠不止這份遠道而來(lái)的土特產(chǎn)。

  2021年1月18日,北京,國家航天局、中國科學(xué)院聯(lián)合舉辦“大使走進(jìn)中國探月工程”活動(dòng)

  還記得這次嫦娥五號在月表舉起的那枚小小的五星紅旗嗎?雖然僅僅只有12克重,卻凝結了科學(xué)家們一年多的心血。

  既要足夠硬挺,還要顏色純正,更要避免在正負150攝氏度的溫差里粘成一團,整個(gè)團隊在實(shí)驗過(guò)二三十種纖維材料的性能后,終于發(fā)明出一種新型的復合材料。

  盡管只在鏡頭前亮相短短一秒,卻正是中國國旗在月表的第一次獨立展示。

  航展上的“玉兔二號”月球巡視車(chē)模型。此前的五星紅旗,都是以“噴涂”形式繪制在了航天設備表面

  對于中國航天而言,嫦娥五號就猶如一顆破土而生的種子,孕育著(zhù)未來(lái)的無(wú)限生機。

  滋養著(zhù)它的中國自主研發(fā)和科技創(chuàng )新實(shí)力,也正是堅持從每一個(gè)微小的源頭開(kāi)始,一點(diǎn)一滴澆灌破局的希望。

  科研自立,讓世界見(jiàn)證中國品質(zhì)

  “立足本土、扎根基礎”的鉆研精神,這一直以來(lái)都是中國科研破局、攻克世界難題的關(guān)鍵。

  比如,為了有效解決我國農業(yè)育種方面的瓶頸,這一次的探月之旅,就由嫦娥五號搭載了水稻、燕麥等30余種作物的種子。

  同樣,和這些種子一起登上月球的,其實(shí)還有飛鶴的“星飛帆”嬰幼兒配方食品。

  作為植根于中國母乳研究和適合中國寶寶體質(zhì)的國產(chǎn)奶粉,此次學(xué)科交叉的跨行業(yè)合作,最有助于推動(dòng)中國乳業(yè)在國民健康領(lǐng)域的前沿探索。

  精益求精,向來(lái)是探月工程研發(fā)團隊所恪守的準則。正是憑借了這份與時(shí)俱進(jìn)、實(shí)事求是的科研品質(zhì),飛鶴的“星飛帆”成為了嫦娥五號的官方合作伙伴。

  中國飛鶴成為中國探月工程嫦娥五號嬰幼兒配方食品官方合作伙伴

  和中國探月工程完全獨立自主、攻堅克難地取得今天這份成就一樣,飛鶴和也憑借著(zhù)首屈一指的科研實(shí)力,為中國母乳研究找到了具有革命意義的創(chuàng )新點(diǎn)。

  去年,憑借自主搭建的來(lái)自全國27個(gè)省份、近兩萬(wàn)個(gè)樣本的中國母乳數據庫,飛鶴代表中國向全世界公布了最新的三大獨立研究成果:

  首先是2020年1月,飛鶴在國際兒科權威雜志上,發(fā)表了首個(gè)針對中國母乳蛋白質(zhì)和氨基酸動(dòng)態(tài)變化的系統性綜述。

  這篇論文不僅開(kāi)創(chuàng )性地分析了中國不同地域特征對母乳成分的影響,還首次描繪出中國母親在整個(gè)泌乳期內,母乳中蛋白質(zhì)和氨基酸的動(dòng)態(tài)變化。

  這項研究不僅填補了中國母乳研究中的空白,對于如何更好地設計奶粉配方中的蛋白質(zhì)營(yíng)養比例,也發(fā)揮著(zhù)畫(huà)龍點(diǎn)睛般重要的意義。

  其次是去年10月,飛鶴在國際脂肪酸研究學(xué)會(huì )的官方雜志上,發(fā)布了首個(gè)描述中國母乳脂肪酸比例特點(diǎn)的系統性綜述。

  中國飛鶴全球首發(fā)三大母乳研究成果

  脂肪是母乳的重要營(yíng)養成分。而作為脂肪結構的主要組成成分,脂肪酸的結構、種類(lèi)及含量也都影響脂肪功能的發(fā)揮。

  飛鶴的這項研究,不僅測量出中國母乳中三大類(lèi)脂肪酸 1:1:0.7 的真實(shí)比例,還將決定中國寶寶腦部發(fā)育的鍵營(yíng)養物質(zhì) DHA/ARA 比例精確到 1:1.69,為中國嬰幼兒配方奶粉的設計提供了更有遠見(jiàn)的指導。

  此外,還有去年12月,飛鶴在食品營(yíng)養領(lǐng)域專(zhuān)業(yè)雜志上發(fā)表研究成果,首次揭示了中國母乳中11種活性蛋白成分在整個(gè)泌乳期的動(dòng)態(tài)變化。

  通過(guò)跟蹤母乳中1000余種蛋白質(zhì)成分,飛鶴總結了α-乳白蛋白、乳鐵蛋白、免疫球蛋白IgA等11種活性物質(zhì)在不同階段的變化。

  而母乳中的這些活性蛋白,正是對嬰兒建立腸道微生態(tài)、抵御外界病菌等發(fā)揮著(zhù)極其關(guān)鍵的作用。

  飛鶴自有牧場(chǎng)的現代化擠奶大廳

  母乳的成分就猶如浩瀚的宇宙,神秘而復雜。

  從蛋白質(zhì)到脂肪、從單一營(yíng)養到多種、從含量到配比,飛鶴首次實(shí)現了中國母乳研究在三大領(lǐng)域從宏觀(guān)到微觀(guān)的世界頂流水平。

  這與嫦娥五號圓滿(mǎn)收官、實(shí)現中國探月五個(gè)“首次”的科研壯舉如出一轍。

  作為中國基礎科研實(shí)力的權威體現,這兩份令國人驕傲的成就背后,都離不開(kāi)雙方科研團隊默默無(wú)聞地砥礪堅守。

  你可能想象不到,完成此次嫦娥五號探月任務(wù)的科研團隊,只是一群平均年齡只有33歲的80、90后的“實(shí)力派”年輕人。

  而追蹤中國母乳微觀(guān)動(dòng)態(tài)成分的飛鶴研發(fā)團隊,也是一群具有著(zhù)豐富研發(fā)經(jīng)驗和海外深造經(jīng)歷的研究生和博士生。

  2020年11月,嫦娥五號整裝待發(fā),正是這一群充滿(mǎn)活力的年輕人譜寫(xiě)了“嫦娥奔月”的新神話(huà)

  嫦娥與飛鶴,一個(gè)是仰望星空的終極理想,一個(gè)是人生之初的本能渴望,這二者之間其實(shí)并無(wú)本質(zhì)的差異。

  甚至在研發(fā)環(huán)節,飛鶴也將奶粉制造的每一個(gè)步驟,比作了嫦娥五號任務(wù)當中環(huán)環(huán)相扣的11個(gè)飛行階段。

  如今,這家擁有59年歷史的民族品牌已經(jīng)擁有七個(gè)現代化的智能工廠(chǎng)。

  不僅實(shí)現了從生產(chǎn)到飼養各個(gè)環(huán)節的精準控制,還有效實(shí)現了新鮮生牛乳100%的一次成粉,最大程度上保證了飛鶴奶粉的安全品質(zhì)。

  飛鶴打造的智能工廠(chǎng),實(shí)現了我國嬰幼兒奶粉行業(yè)首個(gè)完整的產(chǎn)業(yè)集群

  為了強化提升企業(yè)科研的創(chuàng )新體系,近年來(lái),飛鶴的研發(fā)團隊也持續加碼,實(shí)現了科研智庫、科研平臺、科研領(lǐng)域三大方面的全領(lǐng)域升級。

  飛鶴與農科院的奶業(yè)創(chuàng )新團隊成立了全行業(yè)首個(gè)“嬰幼兒配方奶粉全產(chǎn)業(yè)鏈創(chuàng )新中心”,還與中國工程院的朱蓓薇院士團隊成立了中國首家“乳品工程院士工作站”。

  正是得益于與學(xué)術(shù)界權威機構的強強聯(lián)手,飛鶴帶頭提升了全業(yè)產(chǎn)業(yè)鏈的工藝標準,更有效實(shí)現了對嬰兒配方產(chǎn)品原料的自主掌控。

  也是因為這份獨立自主、艱苦卓絕的狠勁與拚勁,“嫦娥”與“飛鶴”惺惺相惜。在這場(chǎng)攜手奔月的漫漫征途中,中國的科研實(shí)力終于讓世界人民有目共睹。

  攜手同心,共鑄強國健民的遠大理想

  中國探月與中國飛鶴,一個(gè)是強國重器,一個(gè)是民生基石,二者如今能在科研領(lǐng)域協(xié)同攻堅、合作探索,一時(shí)也成為業(yè)界廣為傳頌的一段佳話(huà)。

  月球探索,這既是中華兒女的夙愿,也是綜合國力的彰顯;乳業(yè)研發(fā),也不僅是行業(yè)進(jìn)步的源泉,更是國民健康的關(guān)鍵。

  這一次的“嫦娥奔月”,也將一塊印有飛鶴logo的配重塊帶到了月球表面。作為第一個(gè)獲此殊榮的中國民族品牌,飛鶴所憑借的正是它令人折服的獨立研發(fā)實(shí)力。

  中國飛鶴首次探月工程搭載

  在一同入選“863計劃”的短短三十年后,中國得以從零開(kāi)始實(shí)現兩個(gè)領(lǐng)域的跨域式發(fā)展,跟強大的自主研發(fā)和創(chuàng )新能力與自立自強的技術(shù)水平不無(wú)關(guān)系。

  兩天前,嫦娥五號的科研團隊在人民大會(huì )堂得到了國家領(lǐng)導的大力稱(chēng)頌;上個(gè)月,飛鶴也憑借具有學(xué)科帶頭意義的科研發(fā)現,榮獲了中宣部、發(fā)改委聯(lián)合發(fā)布的“2020年誠信之星”稱(chēng)號。

  未來(lái),中國探月工程將進(jìn)入承上啟下的第四階段,從探測月球南極表面情況,到構建月球科研基地基本型,每一步都將為中國的登月計劃打下堅實(shí)基礎。

  飛鶴也將與探月工程繼續保持深度合作,打造包含前沿競爭研究、技術(shù)開(kāi)發(fā)、科技合作、知識產(chǎn)權在內的四大創(chuàng )新平臺,繼續探索中國乳業(yè)騰飛的關(guān)鍵密碼。

  中國“衛星之父”孫家棟院士為飛鶴題詞

  如同一貫令國人驕傲的中國探月工程一樣,憑借獨立自主的研發(fā)實(shí)力打下口碑和市場(chǎng)的中國飛鶴,也值得國人的一貫信賴(lài)。

  為了助力中國自主創(chuàng )新、成就領(lǐng)先的科技突圍,飛鶴也將繼續把這份自主研發(fā)的科技成果反哺到中國的探月工程中。

  “堅持科技自立,共鑄強國夢(mèng)想?!敝袊蒲歇毩⒆灾?、自立自強的創(chuàng )新精神,也將這樣永遠傳承下去。

來(lái)源:http://talk.cri.cn/n/20210225/940df65b-74bf-da25-c76c-7c6d17ddc7f4.html

責任編輯:趙洋 校對:海洋

中國周刊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公眾號

Top